翟散

-forest森林怪社团成员-
[目前文风处于调整期/时常行文紊乱]
主同人[基三/楚留香/科拟等]
[吃粮/弧长/渣滓附体]
[脾气暴躁]

[头像-君心我心贰-付萧然]

今天阿瑜对小誉表白了吗?
没有。

但是他们在我脑海里已经开了几十个车已经有个奶凶奶凶的小武当了(住口)

想码点基本人物设定了。而且。BE个鬼啊!HE不好吗!!不好吗!!整天BEBEBEBEBEBEBEBE的!
有点想先写华惜念和华惜誉兄妹俩、皮皮云和蔡景砚鸭!

【武云/武华BG】殊途同归 04 (BE//短)

[*01有具体的避雷方式]
[本文cp涉及多方面/不喜慎入]
[cp为华武/武华bg/武云]
[行文紊乱/文笔渣到爆]

[文风处于调整期/会随时编辑不顺眼的地方]

[*本章是大师兄和皮云梦主场//微量男女主]

[武当-蔡佩瑜x华山-华惜誉]

[武当-蔡景砚x云梦-叶芷笙]

[*黑切黑大师兄下章正式登场//男主怎么登场还没想好]

04.

叶芷笙,乃云梦叶澜掌门下微澜居弟子,善乐理和药理,自小喜江湖上的各种令人津津乐道的传闻,向往着行侠仗义的日子,便央求着父母让她去闯荡江湖,于是小小年纪父母亲把她送入了云梦,让她去见识见识。

步入江湖后的她也广交诤友,拥有着相当不错的人缘。

胆子大,爱说些风流话的性格着实不像大户人家出生的姑娘,但她自然也少不了那些媒妁之言。她的父母从小就与另一户人家定下了婚约,就为了叶芷笙拥有一个好的归宿。

小小年纪的叶芷笙当听到家里的侍女们讨论着她的婚事和未来的夫婿时,脑中勾画的江湖梦瞬间荡然无存,急匆匆地找父母说理,但父母的执拗令她头大无比。父母怕她做些傻事,终究还是退让一步,让她先去云梦学些医术,闯闯江湖,到了二十岁再及笄出嫁。

叶芷笙点头作罢,但心中早已打好了算盘,先去闯荡江湖,积累下一些人缘与财力,就算出嫁那天离家出走也能找到自己的庇护之所。

十二岁的她去了云梦,十六岁的她便跟着自己的师姐们出来行医救人。

她跟着师姐们出来行医没有多少时日,就认识了一个常跑来诊所寻求师姐们帮助的武当弟子。

他唤作蔡景砚,云梦的师姐们经常叫他蔡师弟。

蔡景砚长得眉目清秀,说不上颜如冠玉,但是他雍容尔雅的样子博得了许多同龄女子芳心暗许。况且他经常救济一些贫苦人家,曾经也以身涉险端掉了一两个危害平民百姓的组织。因此在这个江湖上盛传着他的美名。

叶芷笙也是其中一个为他芳心暗许的女子。

但叶芷笙不求蔡景砚能过多的关注她,自己能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医馆也就心满意足了。

后来她认识的知己华惜誉也没少调侃她是朵相思草。

闯荡江湖的这些年她的性子越发的大大咧咧和乖戾,曾经也有些人因为她的性格而囔囔着这个婆娘这辈子都不会嫁出去或是看上她的都瞎了眼云云。

叶芷笙听到这些话,也就翻了个白眼,脸上神情写满了“关你啥事”。

二十岁的那年,按照父母的约定,她回到家假意与那位被亲属洋洋称赞的才子结为夫妻,想着什么日子约华惜誉出来做个外应,自己也好从江家后院逃出去,但见到未来的郎君之时,她差点没从黄花梨木凳上滑下来。

她未来的夫君便是心中暗恋已久的蔡景砚。

于是她发了飞鸽传书给远在华山的华惜誉叫她暂时不要动身,在华山好好休息。

叶芷笙于是答应父母老老实实的结婚,嫁入了蔡景砚的家族。

……

-

“嫂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萧临渊正准备开口询问自家嫂子下一个问题,看见了叶芷笙食指靠在嘴边表示噤声的动作,也乖乖地立刻闭上了嘴,点头示意。

叶芷笙像是做贼般往前后左右看了看,确认四周没有风吹草动后,于是乎松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道:“渊渊呀,你知道你师兄情报网在中原一带很强的对吧。”

萧临渊下意识的点头同意,在他们师兄弟三个中,大师兄蔡景砚的明暗关系网最为结实,情报获取方面则是更加得如鱼得水,自己则是在算筹和珠算方面在同辈之中是出类拔萃的,而小师弟蔡佩瑜在琴棋书画上拥有较深的造诣。

叶芷笙很是满意地拍了拍萧临渊的肩,附身在他的耳前,轻声说着什么,随后微微挑眉瞥了一眼萧临渊示意“你懂得”的表情。

“嫂子,你这是往火坑里跳啊。”萧临渊无奈地皱了皱眉,甚至摆出了一张“我救不了你”的表情,“明明师兄都给你下门禁了,你还出来见我们。哎,祝你好运。”

“渊渊啊,你看。这次我都帮你出面摆平这件事了,你就帮帮我呗。”叶芷笙有意地搓了搓手,满怀期待地看着此刻愁云满布的萧道长,“哎,渊渊你是怕你师兄揍你嘛,有我在怕什么呀。”

“......”

不是怕,是非常怕啊......

萧临渊闷声不吭却欲哭无泪地想着,自己本就不怎么擅长习武方面,大师兄蔡景砚又是那种能徒手单挑薛笑人的存在,说不怕绝对是自己脑子被江南的江水灌傻了。

“哟,臭妖女,原来江湖上传闻有位武当道长娶你当婆娘是真的啊......”华惜念笑咧咧地凑上来说着,“还以为是你逼着人家强买强卖呢。”

“华惜念,你对我的误解实在有点多啊。”叶芷笙额头上隐约有些青筋,还作势挥了挥自己左手紧捏而柄有些微微颤抖的青莲提灯,“才几个月不见而已,怎么判断能力变得这么差呢,嗯?”

“哎呀,叶姐姐,我也只是说出了绝大部分混江湖人的心声呀。您大人有大量?”华惜念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悔意——更不如说脸上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本身就不是出自什么善意的念头,“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呢——拳打十二连环坞脚踢薛家庄的叶姐姐竟然也有怕的人,真的甚是罕见,有点想认识一下叶姐姐的夫君。”

华惜念随后向叶芷笙狡黠一笑,听起来云淡风轻的话语却毫不犹豫地踩到了叶芷笙这辈子最大的痛处。萧临渊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喜欢在“人底线的边缘疯狂试探”成性的华惜念,想着这个人什么时候会正经点。

叶芷笙也冷冷地哼了一声,侧眸看向贱兮兮的华惜念,心中正盘算着怎么报复那个皮皮华,却被一个清脆干净的女声打断了思绪——

“欸,大家怎么都在呀?”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抬眸看向了声音的源头,是一个穿着风衣英姿飒爽的姑娘——手里拿着一把银色长剑,披到肩部的墨色长发却有一条蓝色的长绳围着额头上的小辫子,步伐稳重有力,脸上也含着淡淡的微笑,与眼角下的泪痣相得映彰。

——华惜誉,和华惜念一同入华山门下的同期弟子,是华惜念的同胞姊妹,武功在同龄者间不是很出众,但极其擅长泼墨作画。

叶芷笙见到这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姑娘几乎是兴奋地飞扑出去并紧紧地抱住她:“誉誉,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我也很想你呀,阿笙。”华惜誉接住了来自叶芷笙飞扑的熊抱,还似安抚般拍了拍她的背,眼角都快溢出了笑意,“阿笙,你的夫君怎么样呀,长得俊朗不?”

“夫君”这个词好似天雷一般直接轰在了叶芷笙身上。叶芷笙顿时委屈起来,有意黏在华惜誉身上,靠在肩上一动不动。

华惜誉霎时间就知道了叶芷笙心中的小九九,也不再多问,抬眸看见了自己的兄长和萧临渊也站在薛家庄的院子前的空地上,点头问好。华惜念也难得的淡然一笑回应着自己的妹妹。

萧临渊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抬头望见太阳已偏向正午时分,向华惜誉作了作揖示意准备离开,随后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瞪华惜念,像是告诫着什么,借着大步离开薛家庄。

“萧师兄不留下来吃个饭吗?”华惜誉望向正起步离开的萧临渊奇怪地问着。萧临渊却很快地摇摇头回答道:“阿瑜到江南了,我打算先与他会合,过段时日再来拜贵庄。”

“欸!阿瑜他闭关结束了吗?”华惜誉霎时间红了脸颊,有些讶异地问道。红的那一刻正被抬头挺腰的叶芷笙看到,叶芷笙暗地里贼贼地笑了几声,眼眸里闪着精光,甚是清楚自家的好忘交为什么而脸红。

“是的,他一周前就已经下山到了金陵,前些时日刚在江南落脚。”

“那劳烦萧师兄替我向阿瑜问个好。”

“好的,那华姑娘保重,几天后再见。”

“保重。”

萧临渊和华惜誉客套般地结束了对话,借着叶芷笙起身之后,互相鞠了一躬以示谢意。

地上顿时空气凝滞,转眼间萧临渊背着厚重的剑匣随着一声唰而登上天,借着气托了几步后,一只巨大的墨鹤乘虚而上且相伴着点点渲染开的墨,令人好不震撼。

华惜誉看着看着愣住了——虽说她不是第一次见到武当的大轻功,曾经也有见到蔡佩瑜乘着墨鹤迎天而上的模样。但她是真的很羡慕,也很喜欢武当的大轻功,这种与自己华山的御剑而行截然不同,她好像看到了那些道长的仙风道气。

她也想到了蔡佩瑜晚上曾经带着她乘鹤飞上云霄的时候认真的表情,眸子里好像映满了天空中数不清的星星,闪闪亮亮的,使她渐渐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不仅仅是沉沦,还有自己的心一直不停地怦怦直跳。

那一夜,她知道自己喜欢上了那个武当道长,平时做事清晰有条理,自己感情上却一团糟的傻阿瑜。

她想念他,想念他第一次拔剑而起的威风,怀念着第一次在金陵与他相遇。

尽管她知道自己是单恋。

但她愿意等他开口。

她愿意等到他一字一句对她说出那些珍重的话语。

但以现在来看,只不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只是份奢望罢了。

-TBC.

-“奶奶你关注的人终于更新了!!”年更作者不怕天不怕地x

@锦鳞 依然老规矩艾特文中皮云梦原型!!

-过段时间会写叶芷笙和蔡景砚的人物设定,一定会写。毕竟这对cp难度真的太大了,要写好性格文稿设定

-下一章估计是武云家暴现场,决定谁是顶端食物链

惜誉和佩瑜这辈子都不会登场的。我写不到那里了。我卡在芷笙和她家道长了。不会登场的。写不到写不到,还懒癌晚期。

白赤这对怎么这么甜???嗯???
幼驯染真好啊(躺尸)

完蛋我已经想不起来殊途第一章伏笔埋的内容是什么了。(叫你拖更

再过一周就更殊途吧,再拖下去一个章节都能看到一两个风格了(。

【华武】殊途同归 03 (BE//短)

[*01有具体的避雷方式]
[本文cp涉及多方面/不喜慎入]
[cp为华武/武华bg/武云]
[行文紊乱/文笔渣到爆]

[*本章为兄长主场]
[华山-华惜念x武当-萧临渊]

[*由于大师兄未出场不打tag]
[黑切黑大师兄和消失两章的女主下章出场]

-

萧临渊冷眉一凝,对于眼前这个脸皮如同金陵城墙那么厚的华山弟子,除了想用斩无极把他就地正法,就想把他当场踹下薛家庄。

如果能从天上掉下一个正义的小伙伴揍死这个臭华山就好了。

萧临渊此刻顶着张冷漠脸却满怀期待地想着。

华惜念看着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睛轱辘辘地转,转念想再给对方的火气添一把油,嘻嘻笑道。

“哎,我说萧道长,你吵又吵不过我……”

“小念念,你又在欺负我家渊渊了?”

华惜念话还没说完,听见一个清脆嘹亮却又带着几分如同流水般环绕于梁的声音,字音清晰明了,让人猛然一顿。

萧临渊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处,那是一个提着灯的曼妙女子,正脚下踩着一朵青色莲花,带着点点青辉,轻轻落在薛家庄的高台上,还脚边打了一个转。

乍一看仿佛一个仙女落到凡间。

萧临渊仔细看了看这名女子的容貌,瞳孔骤然一缩,无奈扶额。

能叫他渊渊的还有谁呢?萧临渊想道。

与此同时的,华惜念听到这声音反而没有一丝的惊喜,只是蹙眉相迎。

眼前的这位女子,叫叶芷笙,来自于云梦,是出了名的一位医者。每次和她去十二连环坞、薛家庄或者是麻衣圣教等等等地方做任务时,她的治疗量虽惊人,但是面对几乎濒临死亡的同伴,一概不救。宁愿自己一个人去打倒关键人物。

她曾经所说的一句话令人尤为深刻:
“奶什么奶?输出没老娘高还想让我救你?安心躺着!”

一位出了名的暴力医师。

虽说如此,这样的一名女子竟还有一个好闺蜜陪她一路同行。

华惜念看到这个女人头就大,甚至后悔与她相识。但是相识好像又是命中注定般。
毕竟叶芷笙的好闺蜜,就是自己的妹妹,华惜誉。

华惜念自己也从未想通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依着性子陪这种女人。也有听说过一位武当的道长和叶芷笙组情缘了。

陪这位妖女一定很辛苦吧。华惜念默默念心疼着那位武当道长。

“渊渊别怕!姐姐我这就帮你收拾他!”一句话落下,叶芷笙一脚直接踏出,转身间,挥一挥灯,一道涛天碧浪直接猛的攻向华惜念。
迷心入妄。叶芷笙的专用抬手技。

华惜念看着架势不妙,反手拔出背后的长箫,紧接着单手顺时针打了个圈,一道碧涛海浪被狠狠地隔开,往四周散布着水花,溅飞到地上。
华山派防御技能,弹剑啸歌。

“臭妖女!一上来就打架什么意思啊?”华惜念不愉快地囔囔着,顺手将箫插回腰上,“我就调戏了一下萧道长!至于吗!”

“我这是在‘为民除害’呀。”叶芷笙挑了挑眉,勾起唇微微一笑后,右手抬起泛着蓝光的灯,伴随着一个转身,一群看上去不够真切的蝴蝶,集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圈,圈中里的球正闪着噼里啪啦的引线。华惜念觉得自己的身体正被引线拽得无法脱出这个圈。
梦境大千。

“臭妖女你还真打??”某人惊呼道。

华惜念自然是知道叶芷笙的性子,认识这么久了,虽然是个暴力妖女,但她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打起来不讲理的女人。

难道……?

“渊渊,我把你一天前挂的悬赏接下来了。看我怎么帮你教训这个皮皮华。”叶芷笙手边手中边朝着华惜念那边甩着技能,并时不时向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的萧临渊说着话,却又对拼命躲闪的华惜念感到不满:“小念念别躲啊?你躲我怎么打死你?姐姐我又如何拿到赏金??”

萧临渊微微一愣,甚至瞪大了眼,表示怀疑。

??悬赏?
华惜念好容易拽出了梦境大千的范围攻击,听到了一个许久没见的词猛地一惊,停下了脚步。

“我就欠了你一周的银两啊??萧临渊你竟如此决绝来悬赏我。”“行,那我们就一刀两断恩断义绝从此不互相往来井水不犯河水!”
华惜念听后感到悲痛欲绝,配合着往眼角那边抹了抹,似是有泪溢出。

“华惜念,给我收起你的表情!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直接卷走我的银两?”萧临渊像只短毛频频竖起般的猫对着华惜念气急败坏地叫着,“我告诉你,想都别想!给我老老实实在那里呆着!否则这次你别想借到钱还给你妹妹了。”

“对不起财主大人,我错了。”华惜念听到萧临渊囔囔的话浑身打了个机灵,乖巧地跪坐在地板上,背挺的笔直。

“嫂子,一天前我为了揍这个混球才刚到江南。我怎么可能在金陵那边挂悬赏。”萧临渊随即飞快地向叶芷笙解释着这几天的前因后果,边用手笔划着角落的华惜念。

“……??”听着萧临渊真诚的解释,叶芷笙也陷入了迷茫,甚至拿起悬赏认认真真地查找,发现并无异处,“那,如果渊渊说的是真的,那右下为何填着渊渊的全名?”

萧临渊也很飞快地拿过叶芷笙的悬赏单子,看了看,并干脆利落地摇了摇头。

很快,三个人陷入短暂的沉寂。

……

“那,小念念。要不你先让姐姐我打一顿?”叶芷笙往角落的华惜念望去,“最近姐姐我身无分文,急需这些赏金呢。”

当华惜念听到叶芷笙的提议时,并没有果断拒绝,只是抬头瞄了一眼萧临渊。

“叶姐姐!”

在华惜念的呼唤之下,叶芷笙目光如炬地盯着坐在地上的华惜念。

“答应我件事,我免费给你打。”

叶芷笙茫然地睁大了眼,似是有些不可思议,很快地神情恢复平静。

这小子又想做什么事来扯我下水?

“这个样子干嘛?叶芷笙。我拜托你的可是件好事呀。”华惜念无奈地摇了摇头,呲牙咧嘴地笑着。

“少来,华惜念。”叶芷笙抬眸,眸中仿佛闪着精光,“有事赶紧说,别浪费悬赏的时间。”

“哎呀,等会揍一顿你不就拿到钱了,不是吗?”华惜念微微一愣,却是被逗弄番开怀大笑,随后意味深长地眯眼笑看青衣女子,“我想要你把这次赏钱,拿出里面的三分一给萧临渊作为补偿。”

“给渊渊?”叶芷笙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下意识问道。

什么时候这个财迷竟然会想着分钱给他人了?

想到这,叶芷笙就算表面再怎么平静,心中也浑然不解。

“给我?华惜念你是刚刚被嫂子的技能打得脑瓜子不开光了吗?”萧临渊也吓得震了震,摸了摸某人的头。

“别闹。”华惜念一手拍开萧道长的手,“叶芷笙,你想想,这个人冒着被大明律法抓入牢的风险,顶着萧道长的名字去悬赏我。”
“不知这让人何时与我结上仇怨,但这个人若是查到,押到应天府,钱可不止榜单上的这个数。”

“说的在理,小念念。”叶芷笙沉思会,挑起秀眉,“所以叫我把钱一部分给渊渊,是为了给他一个定心丸,为了他让我变相地去解决这个麻烦事。”
“但是解决的不清楚,可有牢饭等着姐姐我吃。”

“我相信叶姐姐有这个能力。”华惜念依然陪笑着,不慌不忙地回着。

“哼。”叶芷笙轻哼道,眸子对上了蓝衣男子的深邃眸子,“华惜念,你的脑子里果真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华惜念到底知道我的多少情报?
叶芷笙咬牙暗暗想着。

“叶姐姐说笑了,我的脑子里除了行侠仗义还有什么。”华惜念说道,且眨了眨眼。

叶芷笙眯了眯眼,面上含着笑意,随后开口道:“看在渊渊和誉誉的份上,我接下这个事了。但是,在此调查期间,我不能够保证渊渊的安危。”
“所以小念念,这段时间渊渊就拜托你了。”

“没有问题。叶姐姐安心。”华惜念以淡淡的微笑回应着叶芷笙。

叶芷笙也轻轻一笑。

看我等下不揍死你,责任甩得一干二净的王八羔子。

-

萧临渊自然是知道叶芷笙在朝廷那一脉的人缘。
叶芷笙接下了这个单子,与这件冒名之事暂时是脱不了干系的。她让华惜念保护自己,也是出于对自己的照顾。毕竟本身武功与同龄人相比实在是差劲。

身为一个七尺男儿却还需要别人的保护?想想都令人可笑。
一想到这里,萧临渊攥紧了自己的手,伴随着骨节发出嘎吱作响的声音。

华惜念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拍了拍萧临渊的肩膀,以表示安慰。

萧临渊也扯出笑容以示回应。

……

“三千两到手,姐姐我又可以在外面多留一会儿啦。”当叶芷笙接到了鸟儿送来的的纹银时,心里了开了花,似是宝贝失而复得一样。

华惜念却是揉着自己的伤口,怨念地盯着叶芷笙。

这个臭妖女脸上云淡风轻的,下手竟然这么狠。
果然女人们一个个都不能惹。

“话说嫂子,为什么你会在外面啊?”萧临渊恢复情绪很久后,想起了什么,在一旁问道,“师兄他不应该随随便便会放你出去啊?”

叶芷笙听到这个问题后呆了呆,安静了下来。

-TBC.

-
年更作者。拖出去打死。

cp基本全部亮相了。混杂cp
大概就是cp性格黑切黑x白切黑 白切黑x白切白 和白切白组合。

男主什么时候登场?不多不多再过两三章吧

@锦鳞 艾特文中皮云梦的原型兼亲友,她巨可爱。

读什么书!更同人啊!!爆更三天三夜啊(zuomeng)

【华武】殊途同归 02 (BE//短)

[*01上面有具体的避雷方式]
[本篇短篇有各种cp混杂][文笔巨烂]
[后面番外可能会开一个华山小师弟的故事(?]
[华山-华惜念x武当-萧临渊]

[*本章兄长主场]

-

蔡佩瑜又一次被人拒绝在玲珑坊门口。

这是他来的第四次。

他蹙了蹙眉,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无奈地看着手中的尚未拆封的信封——这是自己师兄交代给他的事。

他师兄萧临渊已经沦为到恰逢好日子就去华山那高声呼喊到不停休的地步,或是去江南找那个戏弄他的华山弟子。

萧临渊虽是很想念在玲珑坊的蔡居诚师叔,但是他觉得教训那个不知羞耻的华山弟子更为重要,所以将送信的任务完美地交给了他。

他向来也劝不动性格固执的师兄。想下山去闯荡江湖的他,也就莫名多了一项任务。

然而他如今被挡在门口,又何谈去完成任务?

他原本以为蔡师叔会因为念及旧情而放他进去,可却没想到师叔竟如此决绝。

罢了罢了。

蔡佩瑜摇了摇头深感失望,也只好改日再来看望他师叔,毕竟打扰了师叔这么多次也只是给师叔徒增烦恼。

思着片刻之后,他将书信收入包裹之中,直向车夫那儿奔去。

没办法了,这几天金陵也都逛过了。那只好去江南那边吧。

-
三天后。
江南,薛家庄。

“哟——,小道长,又是你呀?怎么,看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我了?”

“呵,可惜你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人连个钱都没有。”

一个棱角分明身姿挺拔的男子此时正恶狠狠地盯着脸上挂着戏谑意味的高大男子——乌黑的长发被冠高高别起,穿着白色鹤尾道服,背后的剑匣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凌冽的光芒。

他所瞪的男子却穿的甚少——蓝白相间的色调,手里紧握着一把长剑,高高别起的马尾用蓝色的发绳挽着,敞开的胸口之下却隐约可见几块丰硕的胸肌。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分别来自武当和华山的弟子。

“哎呀小道长,我来这里只是厚承薛家少公子之意来吃个饭的,这么好的日子就不必讨债了吧,择日再来择日再来。”

“呸,华惜念你就是想来蹭个饭吧?”

被称为华惜念的华山弟子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调侃道。
“你们修道的,一个个都这么耿直。惹不起惹不起。”

“呵。”那个武当弟子冷冷地哼出声,眯了眯眸子,颇有深意地望了华惜念一眼,吐气说道,“你们华山都这么喜欢管闲事吗?都管到人家家里去了。”

“诶?”华惜念眨了眨眼,表面上感到无辜。

“少来这种表情。”武当弟子恶狠狠地撇了撇他,“就算再无辜也是一个个精打细算的主。”

“我的目标是进去吃饭的,又没做什么。”华惜念淡淡地望了武当弟子一眼,随后勾唇笑了笑,转身就往薛家庄内走去,突然站住身,似是想到了什么,瞬间笔直身子,以脚后跟为轴,转至能望见武当弟子的角度。

“那个,萧临渊。”

他念出武当弟子的名字,同时双手略显激动地搓手手。

“又干嘛,要蹭饭赶紧去。”被称为萧临渊的武当弟子冷漠地盯着华惜念。

华惜念:那个……前段时间,我向我妹妹借了点,但是手头最近有点紧……

萧临渊:说人话。

华惜念:你懂的。就,借点……?

萧临渊:别想。滚。

华惜念:就一点点嘛……?

萧临渊:……斩无极!!!

想要拔剑就斩的萧临渊徒然惊觉到上方有好几声孤鸣,随之抬眼望见一只鸟儿正盘旋于他的正上方,似是滞留甚久。

他见其很快抬臂,鸟儿乖乖地着立于此,红色小脚上别着一个小小的金丝信筒。

萧临渊的眉头紧紧地扭打在一块——他迅速辨认出了这只鸟来自于自己不善言辞的小师弟。他分不多说取下信筒,随之拆开,展开纸条,清晰地写着:
“已到江南,甚好,师兄勿念。”

虽寥寥数笔,但字却清秀工整,可见得这运笔之人的认真。

萧临渊眉头瞬间舒张开,暗自嘟囔自己神经太过紧绷——做事从来严谨的小师弟为什么不会发一个平安信给自己呢?

“啊,这个字写得真好看。”

“??”

萧临渊猛地抬起头来,一个放大了的笑脸转眼间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的脑袋顿时白得有一瞬间想打死这个笑脸主人的冲动。

“你不是去吃饭了吗?还在这里干啥?快滚。”
萧临渊看清笑脸的主人是华惜念之后,反而一点都没有收敛自己的情绪,额头上爆满了青筋,一字一顿地回答着。

“这么凶干什么啊哎。”华惜念有些无奈地说着,“我可是真心在夸啊。难道我的说话语气这么没有诚意吗?”

萧临渊默默地回赠一个白眼。

“还有,一我妹妹没来,二我没借到钱。我急着进去干什么啊?”华惜念似是忽视了萧道长的白眼淡淡地说着,边将自己的长剑环抱胸前扣在肩上。

“你妹妹?”萧临渊呆愣愣地答着,但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条闪电,将脑中一堆思绪杂乱无章凝结成一整片,似是领悟了什么,立即摆上了惊恐的神情直指华惜念。
“华惜念,你竟如此丧心病狂???”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啊???”

“你不仅仅欠了我们武当的钱,还欠了你妹妹的钱???华惜念你还是不是人啊??连你妹妹都坑??”

当华惜念听完萧临渊颇为惊恐的一段话后,他自己也颇为激动地回了话,好像自己的人格被人鞭挞得体无完肤一样:
“我哪里不是人了??我这不是找你借钱来还我妹妹吗!!做兄长的怎么会坑自己的妹妹啊!!”

萧临渊: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JPG

宁坑武当人,也不坑亲人。

呵,男人。

“华惜念你作为义士身上赚的钱呢???”

“当然全给你们在玲珑坊的蔡居诚了啊!!”

“竟然不去还债,还有心思去点香阁??”

“废话!!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啊!!不开心怎么做人啊??”

萧临渊看着华惜念“理不直气也壮”的JPG真的很想分分钟想送他一个幻四象,不然难解心头之怒。

“我在我妹妹心中的地位很好的知道吗!!”华惜念再一次不甘示弱地回一句。

是啊,靠欠武当钱打下的名誉啊。

萧临渊默默在心中诽愎着。

-TBC.

-

月更作者(。拖出去打。
然后cp方面比较全。要注意避雷。
因为没有惜誉的事所以就不标签在bg了
情节bug巨多。改天再整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