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散

-【forest森林怪社团成员】-
挖坑速度永远跟不上填坑速度
[目前文风处于调整期/时常行文紊乱]

主科拟/动漫/游戏/小说同人
[吃土/吃粮/弧长/渣渣附体]

[[杂粮主义者/几乎啥都吃/萌得几乎都是冷cp/随意向]]
[[黑历史极其多]][[别随便踩我雷点]]

白赤这对怎么这么甜???嗯???
幼驯染真好啊(躺尸)

完蛋我已经想不起来殊途第一章伏笔埋的内容是什么了。(叫你拖更

再过一周就更殊途吧,再拖下去一个章节都能看到一两个风格了(。

【华武】殊途同归 03 (BE//短)

[*01有具体的避雷方式]
[本文cp涉及多方面/不喜慎入]
[cp为华武/武华bg/武云]
[行文紊乱/文笔渣到爆]

[*本章为兄长主场]
[华山-华惜念x武当-萧临渊]

[*由于大师兄未出场不打tag]
[黑切黑大师兄和消失两章的女主下章出场]

*殊途同归01【武华BG预警】 殊途同归02

-

萧临渊冷眉一凝,对于眼前这个脸皮如同金陵城墙那么厚的华山弟子,除了想用斩无极把他就地正法,就想把他当场踹下薛家庄。

如果能从天上掉下一个正义的小伙伴揍死这个臭华山就好了。

萧临渊此刻顶着张冷漠脸却满怀期待地想着。

华惜念看着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睛轱辘辘地转,转念想再给对方的火气添一把油,嘻嘻笑道。

“哎,我说萧道长,你吵又吵不过我……”

“小念念,你又在欺负我家渊渊了?”

华惜念话还没说完,听见一个清脆嘹亮却又带着几分如同流水般环绕于梁的声音,字音清晰明了,让人猛然一顿。

萧临渊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处,那是一个提着灯的曼妙女子,正脚下踩着一朵青色莲花,带着点点青辉,轻轻落在薛家庄的高台上,还脚边打了一个转。

乍一看仿佛一个仙女落到凡间。

萧临渊仔细看了看这名女子的容貌,瞳孔骤然一缩,无奈扶额。

能叫他渊渊的还有谁呢?萧临渊想道。

与此同时的,华惜念听到这声音反而没有一丝的惊喜,只是蹙眉相迎。

眼前的这位女子,叫叶芷笙,来自于云梦,是出了名的一位医者。每次和她去十二连环坞、薛家庄或者是麻衣圣教等等等地方做任务时,她的治疗量虽惊人,但是面对几乎濒临死亡的同伴,一概不救。宁愿自己一个人去打倒关键人物。

她曾经所说的一句话令人尤为深刻:
“奶什么奶?输出没老娘高还想让我救你?安心躺着!”

一位出了名的暴力医师。

虽说如此,这样的一名女子竟还有一个好闺蜜陪她一路同行。

华惜念看到这个女人头就大,甚至后悔与她相识。但是相识好像又是命中注定般。
毕竟叶芷笙的好闺蜜,就是自己的妹妹,华惜誉。

华惜念自己也从未想通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依着性子陪这种女人。也有听说过一位武当的道长和叶芷笙组情缘了。

陪这位妖女一定很辛苦吧。华惜念默默念心疼着那位武当道长。

“渊渊别怕!姐姐我这就帮你收拾他!”一句话落下,叶芷笙一脚直接踏出,转身间,挥一挥灯,一道涛天碧浪直接猛的攻向华惜念。
迷心入妄。叶芷笙的专用抬手技。

华惜念看着架势不妙,反手拔出背后的长箫,紧接着单手顺时针打了个圈,一道碧涛海浪被狠狠地隔开,往四周散布着水花,溅飞到地上。
华山派防御技能,弹剑啸歌。

“臭妖女!一上来就打架什么意思啊?”华惜念不愉快地囔囔着,顺手将箫插回腰上,“我就调戏了一下萧道长!至于吗!”

“我这是在‘为民除害’呀。”叶芷笙挑了挑眉,勾起唇微微一笑后,右手抬起泛着蓝光的灯,伴随着一个转身,一群看上去不够真切的蝴蝶,集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圈,圈中里的球正闪着噼里啪啦的引线。华惜念觉得自己的身体正被引线拽得无法脱出这个圈。
梦境大千。

“臭妖女你还真打??”某人惊呼道。

华惜念自然是知道叶芷笙的性子,认识这么久了,虽然是个暴力妖女,但她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打起来不讲理的女人。

难道……?

“渊渊,我把你一天前挂的悬赏接下来了。看我怎么帮你教训这个皮皮华。”叶芷笙手边手中边朝着华惜念那边甩着技能,并时不时向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的萧临渊说着话,却又对拼命躲闪的华惜念感到不满:“小念念别躲啊?你躲我怎么打死你?姐姐我又如何拿到赏金??”

萧临渊微微一愣,甚至瞪大了眼,表示怀疑。

??悬赏?
华惜念好容易拽出了梦境大千的范围攻击,听到了一个许久没见的词猛地一惊,停下了脚步。

“我就欠了你一周的银两啊??萧临渊你竟如此决绝来悬赏我。”“行,那我们就一刀两断恩断义绝从此不互相往来井水不犯河水!”
华惜念听后感到悲痛欲绝,配合着往眼角那边抹了抹,似是有泪溢出。

“华惜念,给我收起你的表情!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直接卷走我的银两?”萧临渊像只短毛频频竖起般的猫对着华惜念气急败坏地叫着,“我告诉你,想都别想!给我老老实实在那里呆着!否则这次你别想借到钱还给你妹妹了。”

“对不起财主大人,我错了。”华惜念听到萧临渊囔囔的话浑身打了个机灵,乖巧地跪坐在地板上,背挺的笔直。

“嫂子,一天前我为了揍这个混球才刚到江南。我怎么可能在金陵那边挂悬赏。”萧临渊随即飞快地向叶芷笙解释着这几天的前因后果,边用手笔划着角落的华惜念。

“……??”听着萧临渊真诚的解释,叶芷笙也陷入了迷茫,甚至拿起悬赏认认真真地查找,发现并无异处,“那,如果渊渊说的是真的,那右下为何填着渊渊的全名?”

萧临渊也很飞快地拿过叶芷笙的悬赏单子,看了看,并干脆利落地摇了摇头。

很快,三个人陷入短暂的沉寂。

……

“那,小念念。要不你先让姐姐我打一顿?”叶芷笙往角落的华惜念望去,“最近姐姐我身无分文,急需这些赏金呢。”

当华惜念听到叶芷笙的提议时,并没有果断拒绝,只是抬头瞄了一眼萧临渊。

“叶姐姐!”

在华惜念的呼唤之下,叶芷笙目光如炬地盯着坐在地上的华惜念。

“答应我件事,我免费给你打。”

叶芷笙茫然地睁大了眼,似是有些不可思议,很快地神情恢复平静。

这小子又想做什么事来扯我下水?

“这个样子干嘛?叶芷笙。我拜托你的可是件好事呀。”华惜念无奈地摇了摇头,呲牙咧嘴地笑着。

“少来,华惜念。”叶芷笙抬眸,眸中仿佛闪着精光,“有事赶紧说,别浪费悬赏的时间。”

“哎呀,等会揍一顿你不就拿到钱了,不是吗?”华惜念微微一愣,却是被逗弄番开怀大笑,随后意味深长地眯眼笑看青衣女子,“我想要你把这次赏钱,拿出里面的三分一给萧临渊作为补偿。”

“给渊渊?”叶芷笙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下意识问道。

什么时候这个财迷竟然会想着分钱给他人了?

想到这,叶芷笙就算表面再怎么平静,心中也浑然不解。

“给我?华惜念你是刚刚被嫂子的技能打得脑瓜子不开光了吗?”萧临渊也吓得震了震,摸了摸某人的头。

“别闹。”华惜念一手拍开萧道长的手,“叶芷笙,你想想,这个人冒着被大明律法抓入牢的风险,顶着萧道长的名字去悬赏我。”
“不知这让人何时与我结上仇怨,但这个人若是查到,押到应天府,钱可不止榜单上的这个数。”

“说的在理,小念念。”叶芷笙沉思会,挑起秀眉,“所以叫我把钱一部分给渊渊,是为了给他一个定心丸,为了他让我变相地去解决这个麻烦事。”
“但是解决的不清楚,可有牢饭等着姐姐我吃。”

“我相信叶姐姐有这个能力。”华惜念依然陪笑着,不慌不忙地回着。

“哼。”叶芷笙轻哼道,眸子对上了蓝衣男子的深邃眸子,“华惜念,你的脑子里果真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华惜念到底知道我的多少情报?
叶芷笙咬牙暗暗想着。

“叶姐姐说笑了,我的脑子里除了行侠仗义还有什么。”华惜念说道,且眨了眨眼。

叶芷笙眯了眯眼,面上含着笑意,随后开口道:“看在渊渊和誉誉的份上,我接下这个事了。但是,在此调查期间,我不能够保证渊渊的安危。”
“所以小念念,这段时间渊渊就拜托你了。”

“没有问题。叶姐姐安心。”华惜念以淡淡的微笑回应着叶芷笙。

叶芷笙也轻轻一笑。

看我等下不揍死你,责任甩得一干二净的王八羔子。

-

萧临渊自然是知道叶芷笙在朝廷那一脉的人缘。
叶芷笙接下了这个单子,与这件冒名之事暂时是脱不了干系的。她让华惜念保护自己,也是出于对自己的照顾。毕竟本身武功与同龄人相比实在是差劲。

身为一个七尺男儿却还需要别人的保护?想想都令人可笑。
一想到这里,萧临渊攥紧了自己的手,伴随着骨节发出嘎吱作响的声音。

华惜念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拍了拍萧临渊的肩膀,以表示安慰。

萧临渊也扯出笑容以示回应。

……

“三千两到手,姐姐我又可以在外面多留一会儿啦。”当叶芷笙接到了鸟儿送来的的纹银时,心里了开了花,似是宝贝失而复得一样。

华惜念却是揉着自己的伤口,怨念地盯着叶芷笙。

这个臭妖女脸上云淡风轻的,下手竟然这么狠。
果然女人们一个个都不能惹。

“话说嫂子,为什么你会在外面啊?”萧临渊恢复情绪很久后,想起了什么,在一旁问道,“师兄他不应该随随便便会放你出去啊?”

叶芷笙听到这个问题后呆了呆,安静了下来。

-TBC.

-
年更作者。拖出去打死。

cp基本全部亮相了。混杂cp
大概就是cp性格黑切黑x白切黑 白切黑x白切白 和白切白组合。

男主什么时候登场?不多不多再过两三章吧

@锦鳞 艾特文中皮云梦的原型兼亲友,她巨可爱。

读什么书!更同人啊!!爆更三天三夜啊(zuomeng)

【华武】殊途同归 02 (BE//短)

[*01上面有具体的避雷方式]
[本篇短篇有各种cp混杂][文笔巨烂]
[后面番外可能会开一个华山小师弟的故事(?]
[华山-华惜念x武当-萧临渊]

[*本章兄长主场]

殊途同归01【BG向预警】

-

蔡佩瑜又一次被人拒绝在玲珑坊门口。

这是他来的第四次。

他蹙了蹙眉,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无奈地看着手中的尚未拆封的信封——这是自己师兄交代给他的事。

他师兄萧临渊已经沦为到恰逢好日子就去华山那高声呼喊到不停休的地步,或是去江南找那个戏弄他的华山弟子。

萧临渊虽是很想念在玲珑坊的蔡居诚师叔,但是他觉得教训那个不知羞耻的华山弟子更为重要,所以将送信的任务完美地交给了他。

他向来也劝不动性格固执的师兄。想下山去闯荡江湖的他,也就莫名多了一项任务。

然而他如今被挡在门口,又何谈去完成任务?

他原本以为蔡师叔会因为念及旧情而放他进去,可却没想到师叔竟如此决绝。

罢了罢了。

蔡佩瑜摇了摇头深感失望,也只好改日再来看望他师叔,毕竟打扰了师叔这么多次也只是给师叔徒增烦恼。

思着片刻之后,他将书信收入包裹之中,直向车夫那儿奔去。

没办法了,这几天金陵也都逛过了。那只好去江南那边吧。

-
三天后。
江南,薛家庄。

“哟——,小道长,又是你呀?怎么,看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我了?”

“呵,可惜你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人连个钱都没有。”

一个棱角分明身姿挺拔的男子此时正恶狠狠地盯着脸上挂着戏谑意味的高大男子——乌黑的长发被冠高高别起,穿着白色鹤尾道服,背后的剑匣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凌冽的光芒。

他所瞪的男子却穿的甚少——蓝白相间的色调,手里紧握着一把长剑,高高别起的马尾用蓝色的发绳挽着,敞开的胸口之下却隐约可见几块丰硕的胸肌。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分别来自武当和华山的弟子。

“哎呀小道长,我来这里只是厚承薛家少公子之意来吃个饭的,这么好的日子就不必讨债了吧,择日再来择日再来。”

“呸,华惜念你就是想来蹭个饭吧?”

被称为华惜念的华山弟子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调侃道。
“你们修道的,一个个都这么耿直。惹不起惹不起。”

“呵。”那个武当弟子冷冷地哼出声,眯了眯眸子,颇有深意地望了华惜念一眼,吐气说道,“你们华山都这么喜欢管闲事吗?都管到人家家里去了。”

“诶?”华惜念眨了眨眼,表面上感到无辜。

“少来这种表情。”武当弟子恶狠狠地撇了撇他,“就算再无辜也是一个个精打细算的主。”

“我的目标是进去吃饭的,又没做什么。”华惜念淡淡地望了武当弟子一眼,随后勾唇笑了笑,转身就往薛家庄内走去,突然站住身,似是想到了什么,瞬间笔直身子,以脚后跟为轴,转至能望见武当弟子的角度。

“那个,萧临渊。”

他念出武当弟子的名字,同时双手略显激动地搓手手。

“又干嘛,要蹭饭赶紧去。”被称为萧临渊的武当弟子冷漠地盯着华惜念。

华惜念:那个……前段时间,我向我妹妹借了点,但是手头最近有点紧……

萧临渊:说人话。

华惜念:你懂的。就,借点……?

萧临渊:别想。滚。

华惜念:就一点点嘛……?

萧临渊:……斩无极!!!

想要拔剑就斩的萧临渊徒然惊觉到上方有好几声孤鸣,随之抬眼望见一只鸟儿正盘旋于他的正上方,似是滞留甚久。

他见其很快抬臂,鸟儿乖乖地着立于此,红色小脚上别着一个小小的金丝信筒。

萧临渊的眉头紧紧地扭打在一块——他迅速辨认出了这只鸟来自于自己不善言辞的小师弟。他分不多说取下信筒,随之拆开,展开纸条,清晰地写着:
“已到江南,甚好,师兄勿念。”

虽寥寥数笔,但字却清秀工整,可见得这运笔之人的认真。

萧临渊眉头瞬间舒张开,暗自嘟囔自己神经太过紧绷——做事从来严谨的小师弟为什么不会发一个平安信给自己呢?

“啊,这个字写得真好看。”

“??”

萧临渊猛地抬起头来,一个放大了的笑脸转眼间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他的脑袋顿时白得有一瞬间想打死这个笑脸主人的冲动。

“你不是去吃饭了吗?还在这里干啥?快滚。”
萧临渊看清笑脸的主人是华惜念之后,反而一点都没有收敛自己的情绪,额头上爆满了青筋,一字一顿地回答着。

“这么凶干什么啊哎。”华惜念有些无奈地说着,“我可是真心在夸啊。难道我的说话语气这么没有诚意吗?”

萧临渊默默地回赠一个白眼。

“还有,一我妹妹没来,二我没借到钱。我急着进去干什么啊?”华惜念似是忽视了萧道长的白眼淡淡地说着,边将自己的长剑环抱胸前扣在肩上。

“你妹妹?”萧临渊呆愣愣地答着,但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条闪电,将脑中一堆思绪杂乱无章凝结成一整片,似是领悟了什么,立即摆上了惊恐的神情直指华惜念。
“华惜念,你竟如此丧心病狂???”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啊???”

“你不仅仅欠了我们武当的钱,还欠了你妹妹的钱???华惜念你还是不是人啊??连你妹妹都坑??”

当华惜念听完萧临渊颇为惊恐的一段话后,他自己也颇为激动地回了话,好像自己的人格被人鞭挞得体无完肤一样:
“我哪里不是人了??我这不是找你借钱来还我妹妹吗!!做兄长的怎么会坑自己的妹妹啊!!”

萧临渊: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JPG

宁坑武当人,也不坑亲人。

呵,男人。

“华惜念你作为义士身上赚的钱呢???”

“当然全给你们在玲珑坊的蔡居诚了啊!!”

“竟然不去还债,还有心思去点香阁??”

“废话!!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啊!!不开心怎么做人啊??”

萧临渊看着华惜念“理不直气也壮”的JPG真的很想分分钟想送他一个幻四象,不然难解心头之怒。

“我在我妹妹心中的地位很好的知道吗!!”华惜念再一次不甘示弱地回一句。

是啊,靠欠武当钱打下的名誉啊。

萧临渊默默在心中诽愎着。

-TBC.

-

月更作者(。拖出去打。
然后cp方面比较全。要注意避雷。
因为没有惜誉的事所以就不标签在bg了
情节bug巨多。改天再整理下。

练个字,遁锅跑。
之前写的短篇,更新随缘。
情剑组真好啊嘻嘻。

[*此cp仅限于小说同人不上升于任何真人]

【武华BG】殊途同归 01(BE//短)

[*短篇//ooc使我快乐//BE]
[*武华BG向预警、BG向(敲黑板)//节奏慢//原型为平时生活日常//老梗向][BUG巨多][逻辑乱七八糟]
[武当-蔡佩瑜x华山-华惜誉]
[不喜右上点叉或按返回键]
[BY.仪瑾]

-
蔡佩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师兄了。

师兄自从在金陵被一个华山男弟子戏弄之后,自勇加入了“武当催债团”,随之天天去华山感受它的钟灵毓秀。

基本上早出晚归,喜修炼的蔡佩瑜更是没有机会看到师兄凯旋而归的样子了。

但他平时经常听见师兄们说华山都是一群无赖中的无赖,如果华山弟子还钱了,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怕是师兄们几乎没有成功,他如是想。

过几日修炼结束了,他又可以去看看这个江湖了。

去看看那怡人的江南和繁华的金陵。

挺好。他发心底的想。

-
其实蔡佩瑜以前出师门的时候认识一个华山的女弟子。

那时他才及弱冠之年,对于世俗还尚不了解。自己的师兄嘱咐自己多次就是为了让自己千万不要被世俗一切给骗走,像如今在点香阁的蔡师叔那样。

他性格本就内敛,对于师兄所嘱咐的事情更是深记于心,便更加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个江湖。

生怕被任何一个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人骗走。

那时候的他刚刚出了武当的大门就想去玲珑坊去看看蔡师叔。

不料的是,还没到那里之时便被一个凶神恶煞带着黑色单边耳罩的大汉拽着,囔囔着蔡佩瑜弄坏了他的东西,要叫他赔。

蔡佩瑜眼见这个大汉修为不低,怕是自己的修为无法应对,反正这个大汉碰瓷最多也是看他自己有钱罢了。

几欲拿出钱袋的他,被一个清冽干净的女声打断,隐隐约约间还带有几丝怒气。

“你又来骗人家钱?我打了你好几次,你还不老实?”

他转过身去,只见一个藏青色和白色相间的女子,个子虽然不高,瞳孔里闪闪亮亮的但可见几分锐气,手里那把银色长剑更是使她英气逼人。

那个大汉看见这个娇小的身影瞬间退了几步,面露骇色,随后如同脱缰之马飞速离去。蔡佩瑜拿着钱袋的手还僵在半空中。

他匆忙将钱袋收回囊中,向那位英气十足的女子道谢:“多谢姑娘。”

那个女子整了整自己的剑,抬眼看到蔡佩瑜正正经经道谢的样子,慌了神,连忙招呼道:“先生不必这么客气,小女子也只是见路不平拔刀相助。”

女子仔细打量了这名男子的穿着,浑身上下也是一贯的以白色黑色为主,十分精神。背上那显眼的剑匣,令她有点慌神。

“你是,武当的人?”

“是的,蔡某来自武当。”毫不避讳的淡淡语句更令她慌乱,令女子完全忘记了刚刚救他的事。

“金主爸爸!!我没钱啊!!求求你别追债啊!!我刚刚做悬赏得到的银两和铜钱全部给一个老先生了啊我真的没钱了!!”
女子瞬间退后十几步,慌张的表情一览无余,好像兔子看到了狼一样。

“你来自于华山?”蔡佩瑜脸上并无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挑起眉来。虽为弱冠之年的他,却早已熟知武当和华山的血海深仇,随后淡淡笑道,“姑娘不必这么激动,蔡某不是来讨债的。且讨债之事,早就有人去贵门去讨说法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女子立马一个箭步回到蔡佩瑜面前,大吸一口气,放松下来,小声说道:“我这几天就暂时不回华山了,省的被抓着讨债。”

“???”

一字一句听的无余的蔡道长,无奈地勾着嘴,说道:“姑娘真的是很有个性。”

“道长,刚刚失礼了。这是小女子的本能反应。望海涵。”女子也很快地向着蔡佩瑜鞠了一躬,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这个应激反应有点过啊,姑娘。蔡佩瑜默默地诽腹着,但嘴上还是答着:“没事。”

“道长,那刚刚被我打跑的贼人。他已经在金陵这里骗了好多人的钱了。”
“您怕是刚刚出师门不久吧,小女子也是两个月被大师姐放出师门去历练。一到金陵被那贼碰瓷了,结果被小女子我狠狠揍了一顿。”
“前段时间,他原本收敛了许多,谁知他今日又出来骗钱。”
“不过说实话道长那给钱袋的动作也是明智之举。”
“毕竟那贼确实不容小觑。”
女子双臂揽在胸前,认真地说起了此时此刻躲在金陵一街角的贼人,那贼人还时不时地瞟着她,却被她狠狠瞪回去了。

“总之还是谢谢姑娘了。不知姑娘要何报酬?”此时早已烈日当空,他猛的发觉,“”现已午时,蔡某身上有些银锭,请姑娘吃一顿饭如何?”
“好好好好!!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话音刚落的蔡佩瑜随之被一阵欢喜的声音打断。声音正是来自这个姑娘,清冽爽朗,还带着笑容。原本刚刚还在那里思考着什么,但反应速度之快令他赞叹。但他因为那个笑容却有些微微一愣,眨了眨眼,又立刻摇了摇头说道:“那,姑娘这边请。”

“好嘞!!”“话说道长你不要老是姑娘姑娘的叫啊,好生分的。我叫华惜誉,是快雪堂弟子。”
“在下蔡佩瑜。”
“蔡佩瑜啊,好名字。以后道长有事叫上我,我随叫随到。”
“行,我先谢谢华姑娘了。”

……

-
“佩瑜啊,出师门一定要小心。小心那些世俗。不要随随便便相信人家。”

“不要相信人家。”
“不要相信人家。”
“不要相信人家。”
……

他的梦里反反复复地出现了师兄对五年前的自己说的话语。梦境一抽,出现了那个藏青色头饰的姑娘,正转过头对他笑着。

他也在笑着回应着她。

“先生……?”“先生?”“先生先生!你快醒醒!到金陵了。”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他从梦境中拽了回来,他蹙了蹙眉,眯着眼,看着马车外正揽着帘子的马夫。

蔡佩瑜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坐马车坐到睡着了,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纵身下了马车,抬了抬自己的剑匣,连声道歉后,多塞了几个银两给予马夫后,转身离去。

宽阔的街道,挂在半空中的一排排灯笼,嬉闹玩耍的孩童。

他又回到金陵了。

那个留下他很多难忘回忆的地方。

“跑什么跑!站住!!”

蔡佩瑜一听见这个声音,猛的就转过头看向街边的另一个方向,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那个清冽又干净的声音。

四处张望并无所获。

他没有找到声音的主人。

呵。

他咬牙,嘲讽道,金陵这么大,而且也有四年不见了,怎么可能天天自己都是攥着大吉签在手,一眼就能见到她?真是搞笑。

-TBC.

-
想写点短篇。高举关爱华山女弟子的大旗帜!!我爱华山女弟子!!
会稍微玩点梗xxBG粮太少自己割自己大腿肉(x
艾特将来会出场的亲友!! @锦鳞  

是时候写简明的大白话了()
反正绝对不会有人来点赞和评论的对不对(?)

[唐门老年组/情剑组] [架空倾向]异教徒 01

[*雷点超多//架空//有些逻辑处于待考究状态//大概是虐]
[*不知是不是短篇//不定期更新]
[*好久没写文感觉要完//码字时特想喝一点点]

[ooc爱我/我爱ooc][设定繁杂/剧情跳跃快/不喜勿喷]
[不是任何一个人都是上帝.]
[BY.仪瑾]

【*本文仅限原著小说同人,不上升到任何真人】

001.
[从来如此,便对么?]

十二月的冬风便来到这里就如同冰一般紧裹在人身上,被寒冷所麻木的神经新生起厌恶的味道。每个人都在渴求火炉旁暖和的浪风来洗礼自己的躯壳,胸前划了无数遍的十字架,心中默念一遍又一遍圣经,也只是来抚平精神上的创伤。

当然,这一切都归结于这个尤其冷的冬天。

灰砖被蒸汽火车抛出千里之外的黑色粉尘所埋没,似是神恩赐的大雪使这片大地重归一切的初始。

黑白世界,尤为刺眼。

一阵巨大的钟声响起。

穿着黑灰色大衣的男子手提涂满墨漆的木箱,喘着的粗气清晰可见,更化为云烟般融入空气之中,黑色的爵士帽将他的相貌遮得干干净净,抬手一挽帽檐,露出了细碎的墨发,斜眸一望,透亮的眸子隐约可见几分狡黠。

他的目光投向一家巨大的教堂,显眼的欧式风格与旁边中式建筑格格不入,挺拔的红色十字架即使在一片黑白色之中也尤为显眼。

他带着黑手套的双手一把握住冰冷的暗色门把,重重地推开,温暖的色调让他不由得低了低眉,不愿地撇了撇嘴,狡黠的神色转瞬即逝。

——一排排摆列整齐的木质长椅,干净的过道尽头摆着一本厚厚的书,烛台在雪白得发亮的墙上跳动着火花,整个大厅的热气还未散去。

这个地方令他热得发颤。

他转眼,披着白色长袍的人静静地站在角落的一扇玻璃窗前。

他微微蹙起好看的眉,提着漆箱,顺着过道稳重地走向终点,发出清晰的步伐声。

干净而又利落。

他的胸腔似乎在这时有力地一下又一下得跳动着。

——他离那名白袍男子的距离越来越近。

冰冷的黑色枪支隐约闪着光,正对着那名身穿白袍的头部。

凝重的气氛下,都听见自己清晰的呼吸声。

“再见了。”

低声轻语,却在语气之中带着几分不舍。

“啪——。”
“啪——。”
“啪——。”

清晰的枪声打破了极其温暖的氛围。

飞溅声伴随着染红了的玻璃窗。

……

[一个人在无尽的悲楚中哀怨着。]

-

“曹先生。”“曹先生?”

干练女声的呼唤,萦绕在黑色长发男子的耳畔,滴滴答答不停歇的钟声也加入到这个为了吵醒这名男子的任务之中——当然处于这名男子趴在木桌上熟睡的状态下。

旁边杯子里头的茶水早已没有一点热气,一把笔歪斜地扔在桌上,纸质的文件零零散散地堆积在桌上一角。

被唤为“曹先生”的男子缓缓抬起头,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往旁边瞟了瞟成堆的文件,淡然地眨眨眼,说道。
“有什么事吗?”

“新的情况,先生。”
女子配合地递上一袋文件放在桌子上,闫然望了一眼曹先生。

“关于谁的?”曹先生双眸从文件渐渐挪到了女子的脸上,漠然写尽了他的情绪。

“臧先生的。”“臧先生,他刺杀安德烈神父成功了。”

“今早报纸报道出来了吗?”曹先生眼神一凝,直勾而视女子。

“没有,先生。”“臧先生的电报发得相当及时,云先生已经到场处理完毕了。”

女子的否定让曹先生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下来,他随后似是嘱咐般地回了一句。

“这段时间内不要回电报。”

女子很快地点点头,富有韵律的着地声很快地消失在房间之中。

曹先生理了理身上的灰色大衣,支着木桌站起身来,朝着窗外身后的灰色天空望去,混沌得让人忧愁,推开窗,冷风灌入,止不住地打着寒颤。

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往前拉了拉大衣。

自从自诩为皇的蠢货登上大楼,冷风时常灌入裤腿里,窜来窜去。

本就如此。

“该烤把火了。”

毫无温度的话语跟窗外的大风一样,令人发指。

[每个冬天,冷到彻骨。]

-

京师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的地方。

至高无上的权利权杖一次次滑落,一次次转交。金灿灿的颜色踱上了一层浓浓的黑。

集齐了各个列强的黑胡同从来没有黄皮肤黑眼睛的人悠闲漫步于其中。

因为这里深得发怵,黑洞洞的感觉吞噬着良知灵魂。

鲜活跳动的红心不知道多少次埋没在了里头。

记得很早的时候,洪秀全发动了一场灭请妖的战争,以失败而告终。几年前,孙中山先生回到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这里的政权渐渐地崩溃与瓦解。

厚积薄发的日子快来了。

-TBC.